康讯易媒-康讯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人口红利临近消失转折点 中国遭遇未富先老尴尬

时间:2012-06-16 11:39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佚名
高考 年复一年,但2008年以来,4年间参加高考的人数减少140万,而且还将继续减少。 6月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此表态随即引发广泛讨论。 两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前者的背后是从1987年以来人口出

高考年复一年,但2008年以来,4年间参加高考的人数减少140万,而且还将继续减少。

6月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表示,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此表态随即引发广泛讨论。

两件事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前者的背后是从1987年以来人口出生率逐渐走低,后者的背后则是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将产生巨大的社保基金缺口。对应到当下则是,中国当前正处在人口红利消失以及人口老龄化加速的关键转折期。而这将对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资本市场等有着潜移默化但又很深刻的影响。

人口趋势:三低态势和三大高峰

近来一张动态图在微博上传播颇广,这张图号称让你看懂中国人口百年变化(1950年~2050年)。

随着这张图从1950年起金字塔般的人口年龄结构逐步向不规则的锯齿形演变,观者能鲜明地感觉到劳动力人口的迅速减少,同时老年人口比例的迅速增长。

2011年4月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至2010 年11月1日,全国13.71亿人,0~14岁人口占比16.60%,15~59岁人口占比70.14%,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上升至8.87%。

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29个百分点,15~59岁人口的比重上升3.36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2.93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1.91个百分点。

对比两次人口普查数据,可以发现我国自1950年以来的三次婴儿潮后,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再结合生育率等数据来看,当前我国人口增长模式已是三低态势,即低生育率、低死亡率、低增长率态势。

三低态势在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中体现无遗,该文件指出:我国人口增长势头减弱、主要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老年人口出现第一次增长高峰、城镇人口历史性超过农村人口。

那么,在目前人口增长的三低态势下,中国人口顶峰会是多少,又将何时出现呢?根据联合国人口署的估算,中国人口将在2032年达到高峰,为14.6亿。而中国国家统计局预测,中国人口峰值在2035年,为15亿。

再结合一些学者的预计,中国未来40年内,将先后迎来劳动年龄人口、总人口和老年人口三大高峰,即总人口将于2035年左右达到峰值,总劳动人口2013年左右达到高峰,而2050年老年人口将出现峰值。

2013年:人口红利消失转折点

这几年人口话题中讨论最热的莫过于人口红利,因为人口红利的消失正比预计的要快。

2006年公布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报告》指出,15岁~64岁总劳动力要在2016年才达到高峰。但是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总劳动力在2012年达到顶峰后将开始负增长。

“根据人口预测,我认为2013年是人口红利消失的转折点。其实,根据最新的人口数据,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这个转折点目前已经到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财商》。

在蔡昉的研究中,以人口抚养比作为人口红利的代理变量,即依赖型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比率。

同花顺数据显示,我国总抚养比(0~14岁儿童、65岁及以上老人)从1995年的48.8%降至2010年的34.2%,少儿抚养比(0~14岁儿童与劳动人口之比)则在同期从39.6%降至22.3%,老年抚养比(65岁及以上老人与劳动人口之比)则在同期从9.2%上升到11.9%。

业内对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并无太大分歧,但在衡量人口红利的标准上则存在着一些分歧。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易富贤博士看来,真正的人口红利是人口数量红利、劳动力红利,而不是低抚养比。

“儿童抚养比是投资,老年抚养比是还债;生育率下降越快,儿童抚养比下降越快,今后老年抚养比上升越快。将儿童抚养比与老年抚养比混为一谈很容易掩盖人口与经济之间的真实关系。”易富贤在12日第一财经学院举办的人口专题论坛上表示。

不过易富贤也认为,2013年后中国经济两个瓶颈同时到来,总劳动力开始负增长,老年抚养比超过12%,中国经济增长率将跳跃式下降。

关于劳动力数量是否达到顶峰,业内还有一个数据,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基于联合国人口署的数据预计,我国全部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在2015年左右见顶。

也就是说,虽然业内在衡量人口红利的标准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但对于目前人口红利正在消失持相同态度。

对于人口红利的消失,蔡昉认为,人口红利期结束并不一定是坏事。恰恰是不发达的经济才有人口红利,发达经济都没有这个意义上的人口红利。

“在人口年龄结构变化了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挖掘一些有利于经济增长的人口因素,创造第二次人口红利的必要条件。”蔡昉认为,譬如政府在不断扩大公共教育投入规模,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提高社会保障制度覆盖率,推进以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为重点的劳动力市场制度建设。
 

老龄化加速:未富先老的尴尬

除了目前人口红利正在消失,更严峻的问题是老龄化,而且是未富先老。

所谓人口老龄化,国际上有个通用的指标。把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一国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