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讯易媒-康讯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王老吉商标案尘埃落定

时间:2012-07-16 15:49来源:易媒体 作者:云梦泽
广州药业7月16日公告,广药集团已经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法院驳回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提出的撤销“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该裁定为终审裁定,这意味“王老吉”商标之争已走向尾声。
     广州药业7月16日公告,广药集团已经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法院驳回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提出的撤销“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该裁定为终审裁定,这意味“王老吉”商标之争已走向尾声。
 王老吉“转向”
      旷日持久的王老吉红绿之争已尘埃落定,花落广药集团,但“王老吉”都会因为过高的期望而面临转折,甚至“步步惊心”。
 
      王老吉商标之争的迷局
      或许是双方争得太久了,这即将来临的结局倒显得有些“不真实”。然而,这种不真实,不仅仅因为人们对“兄弟相残”的懈怠。
   “看不清楚,二者肯定有矛盾,但渊源也很深。”长期关注加多宝王老吉产品发展的营销专家李临春对新金融记者说。
      红绿之争还未平息,新的“总代”却应运而生,会不会是王老吉的“新马甲”……其前途倒也颇显迷茫。而置身其中的加多宝却因“出差,没法安排”没能回应这其中的种种猜测。
 
     王老吉商标之争的转折
     “红绿之争的本质是双方对王老吉商标的过分依赖。”ChinaVenture投中集团分析师万格对新金融记者说。
      在万格看来,对加多宝,因没有其他能代替王老吉的产品,其每年100多亿的销售额、20多亿的利润,其依赖程度显而易见;对广药,按照国际惯例,每年租用商标的服务费应该是销售额的2%-5%,这样一来,几个亿和500万元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更重要的是广药期望得到王老吉的商标后,能对公司业绩形成增量,为广药整体上市做准备。”
  即便如此,这场争斗还是“伤害”了“王老吉”这个商标。
  即使广药真的如愿以偿,其美梦却不见得能成真。
      
      如若广药的运营会导致王老吉走向衰退,还有一客观原因不容忽视——产品的生命周期。
     “虽然王老吉已进入成熟期,但不论争斗的结果如何,渠道是经不起折腾的,而产品的生命周期也终将受到影响,也有可能加速产品进入衰退期,像极了第二个健力宝。”李临春不无遗憾地说。
   如此看来,红绿之争有可能成为“王老吉”的转折点。然而,“王老吉”终究能走多远,也只能拭目以待。

     王老吉商标之争尘埃落定
     2012年7月16日,广州药业公司控股股东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已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鸿道(集团)有限公司提出的撤销“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
 
     事件回顾:
     1997年,广药集团旗下的广州羊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王老吉食品饮料分公司与香港鸿道集团签订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
   2000年双方第二次签署合同,约定香港鸿道集团对“王老吉”商标的租赁期限至2010年。
   2002年至2003年间,鸿道集团又与广药集团签署补充协议,租赁时限延长至2020年。
   2011年12月29日,王老吉商标案进入仲裁程序,原定2月4日作出的裁决被延期
   2012年5月9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裁定广药集团与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签订的“王老吉”商标许可两份补充协议无效;鸿道(集团)有限公司自当日起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标。
 
    2012年5月17日,香港鸿道集团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上述“王老吉”商标裁决的申请,理由为该仲裁违反了《仲裁法》第58条规定,并称广药依法暂时不得申请执行该裁决。不过,广药集团随即回应称,在法院未作出撤销决定之前,该裁决效力不受影响。
  2012年6月,广药如期推出了红罐王老吉,并与统一、银鹭和惠尔康等30家企业签订代工生产合同,立下5年内300亿、2020年600亿元的销售目标。
    2012年7月16日16日凌晨,广州药业在上交所公告称,鸿道集团提出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要其停用“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已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