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摘 > 情感美文 > 生活感悟 >

21岁么

时间:2012-06-01 11:22来源:优美文字网 作者:梦随风舞
21岁的年纪,好像一朵半开的红莲,稍稍地显露出来些娇媚来,又带些纯洁的味道。是唇边残留的奶油香味舍不得抹掉,是没有脱落完全的红色指甲油依旧冶艳。一切美好的隐喻。 深秋的时候从温润的海滨城市回到依旧酷热的小城,草草安顿之后便开始在一家小公司上班

     21岁的年纪,好像一朵半开的红莲,稍稍地显露出来些娇媚来,又带些纯洁的味道。是唇边残留的奶油香味舍不得抹掉,是没有脱落完全的红色指甲油依旧冶艳。一切美好的隐喻。

     深秋的时候从温润的海滨城市回到依旧酷热的小城,草草安顿之后便开始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城小小的,公司小小的,勉强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小小的,连以前大大的梦想也连带变得小小的。领着勉强可以过活的工资,每日简居在逼仄的屋子里,卑微地藏匿在物欲横流的城市,竟然也过得安分。

     以前我从来不想到自己会这样,虽然哪方面都不算太突出,但是对未来总会抱有很多期盼,至少应该有条件让劳苦一生的父母安享晚年。如今想着却有些艰难。一千五的工资,除去房租五百,伙食五百,三百的生活用品,还有两百不知道买了什么也悄无声息地没了。

    21岁总让人灰头土脸的。衣服买不起只能看,逛超市永远看着促销商品,连去菜市场也会选着时候去。有时候看着自己衣服上粗糙的针脚暴露的线头会突然很想哭,为这样粗糙的生活哭泣。有时候就着黄昏光线看镜子里的脸,恨不得要打碎这块玻璃。那张脸总是懦弱委屈得让人生厌。当然,有时候也会轻抚胸口,还好,胸口还温热。到底是我执着于物质生活还是那样的生活值得我去追求?无数次地问,临到下决心去追的时候又退缩起来,紧握的拳心里总保有我想珍惜的东西,例如自我和尊严。自我不完美,尊严不值钱,我却珍惜若命。之后又如失败的小丑一样隐在舞台幕后自导自演地生活,别人关注不到,更谈不上有人喝彩。

      永远也不期待所谓的救赎,不会妄想会有人扶我于尘埃,然后枝头凤凰。灰姑娘没有魔法永远是受后母欺侮的灰姑娘,而现实总是没有魔法。活在一个信仰缺失的现实时代,这点没有骨气的自持也变得纯洁起来。我看不懂那些尔虞我诈,像是小孩永远不懂得大人的世界那般。我总是迷惑于那些欺骗人的伎俩,迷惑于转身之后变得狰狞的脸,迷惑于包藏在层层外壳的内心,迷惑于真情何落。当然有人也在不断地灌输这个世界的规则给我,比如秃顶主管总是想法设法带我应酬总是明示暗示地要我牺牲个人时间陪他之类;比如公司唯一的财务张姐,二十八恨嫁女,一面恨年华早逝才子难寻一面对我循循善诱——抓住年轻早找早好。这个世界的规则无非就变成了改变自己适应他人,牺牲个人成全大众,牺牲自由成全未来。我厌恶,闭耳不听,闭口不言,沉默于形。

      我是一只弱小蚂蚁挥着易折的触角企图对抗整个世界,可怜又可笑的形象。但是弱小蚂蚁如我一般肯定心内坚定,有句成语——螳臂挡车,虽然意义消极,常指徒劳的努力。但是螳螂一定以为可以用自己坚强的前臂挡住前方的障碍,于是付出百分努力。其精神也嘉。飞蛾向往光明不惜以身扑火,有人说傻,但是往往就是这样,为自己向往的东西不计付出。如蝼蚁,如螳螂,如飞蛾。就算自己嬴弱不堪甚至朝生暮死也在坚守自己内心光明,勇于向世界常规说“不”。那么总是怯懦的我也总要给自己勇气啊。

      书总是让我又爱又恨,我把我看做是个流浪客,随处漂泊,无处归依。所以买书时总是告诫自己,到时搬家是累赘。几经挣扎,有些倒是放过没收了,但心里恨恨,总想着未来安定时定要买回来,其实想想也节省了很多,因为要买的书多为套集,也是需要钱的,而正好很缺钱。所以一般随身的书都是很久以前买来珍藏,舍不得送人和丢弃的。也会进二手书店淘书,但总是收获寥寥。毕竟好书也是舍不得出手的。那日却在附近公园门前看到摆书摊的,都知道那样的地方都是盗版横行的地方。我是坚决不看盗版的,但是每到那样的地方总有东西在召唤似的,凑上去看时,出乎意料的是正版图书。跟老板一聊,原来以前开书店,现在纸质书籍没落,书店关闭之后就选着晴天傍晚在出清书册。感兴趣的书也没有几本了,只有季羡林主编的二十世纪作家散文经典略为可观,只是薄薄一册,内容无多,有些嫌弃。只现摆了梁遇春和吴小如的散文,老板却说家里还有几十册,看了后面其他作家,刷刷地写了十几个作家名字,拜托老板隔天带来,老板殷勤连声答应。隔日去时却只有林清玄的《清欢》,心里遗憾,直叹无缘。带回了原先三本,走在栽满玉兰树的道上随翻到梁遇春的《破晓》,开头便共鸣不已。他说,我爱我自己,爱这个自己厌恶的自己。心里悲伤欢喜悄然升起,欢喜的是原来这世上也会有人像我这样地想,如遇知音。悲伤的是,本来这样的感情就是悲伤的。我爱自己,爱自己厌恶的自己。没有办法不爱,自己消极阴暗的一面也必须实心实意地爱。就算那个使自己厌恶的自己是龌龊不堪的,是怯懦软弱的,是虚荣自私的,是不思进取的,是所有污点的集合是所有坏处的堆砌我也没有办法不爱,那就是我,我爱着自己,也就必然爱着那个厌恶的自己。于是梁遇春也会像我一样为自己的怯懦烦恼生厌,也会像我一样在空气中巨细无遗地描绘梦想,然后一挥手将构筑的梦想城堡推翻,之后陷入烦恼和无止境的自厌当中。我看的时候,玉兰花的香味已经退出鼻端,路上散步行人皆如潮水退去,只剩我和作者在那里,我追逐这每个字,默念每行句,都如口齿噙香,回味无穷。读书亦比交友了。于是将书置于案头,随取随阅。

     常坐窗边,拾书随看,不拘篇节。如此从繁杂生活中贪得半响清欢。有时清雨不停,樟树清香随细雨摇曳而来,斗室幽香,居陋室以为仙境。心就会比屋子开阔,一个人静享这样的美好。

     在这个南国小城常日的阴雨中伴着满室清香随作者思想或舞蹈狂欢或寂静安然。这些书也算给我围了一座安心的城,挡俗世烟火于外,还我清白人间。而在三年前,芳年十八时,也如此这般,书文环绕,摒弃外人,孤单自闭地让人嫌弃。孤守着所谓的清高,排斥一切的浅薄无知或是温情脉脉。心围了一座城,里面是对挚友的回忆与不舍,常记枫叶路上孤灯洒落下与友谈人生百态,理想世界。落了多少热泪,那条路又盛了多少唏嘘。直至大学都固执以为再也找不到如此知音,回过头看,也确实难觅。但是如能放开心朋友可以很多种,那时却不知道,多少晚的以泪洗面,孤独与思念寸寸噬人心,或许喜欢村上春树跟那段时光的心情有很大关系。简直太孤僻了。如今三年过去,大一心情恍如隔世,反倒多是留下大二大三的愉快,大二充实,很多时间去肯德基兼职,认识了喜欢的朋友,度过很多值得怀念的时光。大三更是疯狂肆无忌惮的乐,去接纳这么一群人竟花了两年多时间,或许有些人还用了整整三年。我是真的不容易待人好。现如今大概也是吧。

     有时候独居于屋,也会与友彻谈前事,前尘往事,了然心间,竟有不少遗憾。得之幸然,不得我命罢了。

(责任编辑:叶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