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关注孩子的快乐成长

时间:2012-05-04 11:59来源:易媒体 作者:小顾
2007年的一项权威全国性调查显示,中学生中每五人就有一人想过自杀,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总人数的6.5%。可在不少大人看来,许多孩子自杀都是因为不想剪头发、不想写作业、考试考差了等“鸡毛蒜皮”的小事。于是纷纷感慨现在的孩子经受不起挫折,应该加强挫折教

1 什么让拒剪短发的少女跳楼轻生
2012年4月13日晚,山东省东营市某中学初一女生李欣玥从自家五楼的窗户跳下,一朵生命之花就此凋零。欣玥自杀的理由是拒绝剪短发。无独有偶,2010年也有一位山东临沂的13岁女生因拒“短发令”而自杀。 
孩子们到底怎么了?真的是因为太脆弱了吗?
可爱的欣玥

 

2 微博预告自杀 抑郁症怎夺女孩生命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3月18日上午,网友“走饭”在微博上发出该消息。尽管不少网友跟帖劝告,悲剧还是发生了。19日,江宁公安证实该女生已去世。
从“走饭”微博上长期发表的内容来看,她非常有可能患上了抑郁症。一个才情、幽默兼备的青春女孩为什么会患上抑郁症?抑郁症又是怎样“夺人性命”的呢?
抑郁症患者在自己的世界里坠落
 

3 “我死了,请警察叔叔将老师抓走”
当一个孩子在学校遭遇不公,而不公来自于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美誉的教师时,他(她)是沉默,还是反抗?安徽阜南二小六年级学生周周和小梦所做出的选择是,以死抗争。
周周和小梦的数学老师以“给你们上课完全是浪费时间”为口头禅,却很喜欢在校外办补习班,并且对不参加和不交钱的学生百般刁难,以至于周周服农药自杀前,在教室黑板上留下遗言:“如果我死了,就怪我数学老师,请警察叔叔将她抓走。”
老师把学生逼自杀,这样的悲剧如何出现,又为何产生?
当事的两位小学生在医院


4   11岁红领巾自杀向谁赎罪
“给我赎罪的机会行吗”——这是11岁男孩何楚华遗书里的话。在出租屋的上下铺铁床边,他用红领巾上吊自杀。事后,家长和校方把何楚华死因的矛头指向了对方…
本期专题只读遗书。一是因为死者为大,遗书是死者跟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沟通。二是因为,何楚华活着的时候,胡老师、何爸爸和姑姑都没有用正确的方式跟他沟通过,或是不闻不问,或是打骂重罚。现在他死了,我们就静静听孩子说一回,好吗[何楚华遗书曝光]



5【中学生偷换全校升旗仪式讲稿 当众讨伐教育】
 9日,启东市汇龙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一名高二学生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这种变味的教育,学了能有什么用呢?就是考上大学能如何?”“我们不是机器,即使是机器,学校也不该把我们当成追求升学率的工具”

 
 
                                          拿什么来保护孩子?
                                                                           
         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为了拒绝而轻生,我们都知道生命乃人一生最宝贵,只有一次而仅有一次,就像花开一次谢了再开便是另一次轮回,对于人来说,轮回就意味着来世,简单说就是来世与你无关了。
  
        可调查而知:2007年的一项权威全国性调查显示,中学生中每五人就有一人想过自杀,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总人数的6.5%。

       可在不少大人看来,许多孩子自杀都是因为不想剪头发、不想写作业、考试考差了等“鸡毛蒜皮”的小事。于是纷纷感慨现在的孩子经受不起挫折,应该加强挫折教育。孩子们到底怎么了?真的是因为太脆弱了吗?我们要拿什么来保护他们?

       欣玥拒剪短发而跳楼轻生,而且欣玥的事情是无独有偶,2010年也有一位山东临沂的13岁女生因拒“短发令”而自杀。以前就有了类似的事情发生,可为什么没有前车之鉴的吸取,反而重蹈覆辙,悲剧重演。这也会让我们反省下,学生到底需要什么校规才是合理的,才是最对学生有用的,因为所有的校规最直接收益的人还是学生。可最近在微博看到一个学生因为拿蛋糕进教室而被所谓的校规处罚了。

       欣玥是因为“短发校规”而失去了生命。在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校规,有的学校甚至把拒剪短发的学生给停学。这样一条校规却找不到依据,在《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里也只规定了学生不能染发、烫发,却没有规定女生该留什么发型。然而,学校的理由是什么呢?是学生留短发代表校风好,这样孩子们就不会被发型分散了注意力,就能集中精力进行学习。可是孩子们却往往不这么认为。爱美可是人的天性。也没有任何研究表明短发女孩就比长发女孩学习更好。

         这样的校规只有强制、强制、再强制。学生既不明白为什么要剪头发,也无法进行正常的申诉,只好和大人们冲突、冲突、再冲突。在上个世纪前30、40年,女中学生们也有一场剪发运动。1916-1917年全国女子中学学生人数为724人,这些能够接受教育的女中学生都来自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当时社会上的进步风气鼓励她们追求妇女的解放与自由,追求最基本的权利。剪发被视作争取权利的一种手段和象征。

           将近100年过去了,却倒过来了。当年追求基本权利的手段变成了强制手段,反倒有压迫基本权利之嫌。这样的校规正当性何在?铁血地去执行这样的校规又如何能够让孩子理解,又如何不让孩子觉得权利被侵犯,没有受到尊重?事实上,在社会上,处处都存在着这样正当性存疑的制度,有人把它当作了“天然”的存在,也同样有人以死抗争。校园从来都是社会的缩影和隐喻。如果不给权利的话,又讲什么秩序?毕竟,任何制度应该是以人为目的,而不是以人为手段。

         从“我死了,请警察叔叔将老师抓走” 周周服农药自杀前,在教室黑板上留下遗言。到“给我赎罪的机会行吗”——这是11岁男孩何楚华遗书里的话。11岁的楚华用红领巾自杀向谁赎罪。再到启东市汇龙中学举行升国旗仪式,一名高二学生偷换全校升旗仪式讲稿当众讨伐教育,是什么逼的孩子如此悲剧在我们身边接二连三的发生着,最后许多孩子不抗负重就有了微博预告自杀 抑郁症怎夺女孩生命,网友“走饭”在微博上发出自己抑郁自杀的信息。现在年轻人和学生得抑郁症日益增长,也成了社会关注而担忧的焦点问题。
 
         我们到底拿什么来保护,我们这些脆弱孩子,希望教育与社会还是家人,用爱、理解和尊重需要的不是一个姿势,而是大人们放下身段,放慢脚步,弯下腰去,缓缓地去听听孩子们到底在想什么,去和孩子们沟通。其实保护

        孩子需要大家学着去了解他们学着与他们沟通学着去真心关心他们。保护孩子,需要用爱用心爱。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