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河北80后高三教师服毒自杀 还原“神圣职业”的苦涩

时间:2012-05-31 12:31来源:易媒体 作者:小顾
4月27日,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未满30岁的高三年级班主任赵鹏服毒自杀。他留下遗书称,活着太累,每天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工资只能月光,决定自杀离世。

5月17日,妻子马婷婷的手机里保存的赵鹏照片
 

赵鹏父亲把去年暑假一家人拍的大头贴合影带到馆陶
 


2012年1月,赵鹏担任班主任期间,所带的班被评为“先进班集体 ”
 

 


事发后,馆陶第一中学校长报警,警方介入调查

       据悉,赵鹏3月份的工资为1950元,包括1450元基本工资和500元补助,而4月份没有补助,只有基本工资。馆陶县高三班主任之死
  
       人物简介
  赵鹏,生于1982年,大学毕业后,在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教书,担任高三年级班主任。
  每天周而复始地与高三学生一起出早操,直到学生晚上就寝,一天的工作才结束。
  或许是来自生活、工作、经济等各方面压力,不到30岁的他选择在办公室服毒自杀。
       赵鹏在遗书中说,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他不到两岁的儿子,希望学校能帮他照顾一下他们母子。
     
       而距高考不到一个星期了,作为高三的学生还是高三的教师,看到这样的消息,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也不知道要承受多重的压力。应试教育看到这样的悲剧,还能承受起多大的压力?我们社会要拿什么来善待伟大又弱小的教师这一群体,这些都是我们应该从这次事件中所需要反省的。
      
       教师,在书籍中常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这个职业,被誉为天底下最光辉、最神圣的职业。但是,馆陶一中80后高三年级班主任赵鹏的自杀,却让我们有了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号称天底下最光辉、最神圣的职业的生存现状的欲望——究竟是什么压力把“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生命灵魂赶走了?更严肃的问题是,一个连老师都不能善待的社会,拿什么来善待学生群体呢?
      
       在这个世界上,倘若没有可靠的制度来保障基本的权益,没有体面的工资,没有幸福和安逸的生活,再神圣、再伟大、再了不起的帽子,人类也承受不起。教师这一群体,尤其是像赵鹏一样的教师,现在亟需社会《劳动合同法》的惠及,亟需社会地位的提升;而应试教育的压力,也应该用高考改革来释放;至于绑架在教师群体上的高尚道德,我想也应该撤下一些了,还原教师作为权利人的中性身份和基本的职业道德,才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