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讯易媒-康讯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农民工“迁徙”30年

时间:2012-06-07 11:26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香红
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农民工迁徙大潮 我们曾经用洪流这个词来描述发生于中国的近30年的农民工大迁徙。 纵观中国传统社会结构,虽然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有了巨大的变革,但仍然是以土地为纽结的社会组成,土地如一块巨大的磁盘,吸附着上面劳作的农民,让他们

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农民工迁徙大潮

 

 我们曾经用“洪流”这个词来描述发生于中国的近30年的农民工大迁徙。

     
    纵观中国传统社会结构,虽然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有了巨大的变革,但仍然是以土地为纽结的社会组成,土地如一块巨大的磁盘,吸附着上面劳作的农民,让他们生于泥土,终老于泥土。

    
    正如著名的社会学著作《金翼》、《乡土中国》、《江村经济》所描述的中国———土地、宗族为强大组织纽结的封闭小农社会。实际上中国农村一直是被冷冻的一块,被隔离的一块,甚至是被弃置的一块。变化虽有,但仅仅是直线似的单一的变化,完全谈不上现代化的变革。

 

    然而洪流猛至。改革开放后的农民工流动潮流,最先冲决的是土地对农民的千年束缚。

     谁,第一个长出了向往蓝天的翅膀,有了摆脱土地的想法;谁,第一个洗去脚上的泥土,穿上鞋走到了城里;谁,第一个带动了自己的家族亲人,在城市的边缘支起了家的锅灶;谁,第一个成熟于产业的流水线,用汗水和鲜血嬗变成了制造工人。
 

    30年历史,几亿人的流动,只能是粗线条的描述。或许只有如此,才能让我们看清历史的大致轮廓。
 

    然而我们听到历史大河里的涛声声声不同,我们看到组成历史大河的一个个生命的沉浮,我们感受到城乡之间的沟壑如此之深,那些祖辈纽结于土地上的人,对土地反叛的决绝与对乡土的依恋同样深挚。
 

    村庄,这个承载亿万农民的物质和精神的家园,在迁徙中改变;家族,这个人们稔熟的血缘安全纽带在断裂、重续;个人,在变动不居的大时代里的抗争与宿命,可掌控的和不能掌控的命运,这些正是构成大历史的肌理,它鲜活而生动,一个细节胜过宏大叙述的千言万语。
 

    我们将用村庄、家族和个人命运30年的变迁,来让农民工30年迁徙史活起来,让它可感受,可触摸。
 

    我们关注村庄的凋落与繁荣。一个村庄的30年物质与精神的观察,实际上就是对中国的观察。青壮民工的外出,农村空心化;打工者的返乡,重新排序村庄的权力与财富;还有那些回不去的家乡,悬挂着怎样的乡愁与无奈。
 

    我们关注变化中的家族和家庭。迁徙带来的农村传统家族瓦解与重组;分离带来的夫妻婚姻关系的疏远;每一扇门后都有一个故事,每一家的故事都有不同,然而,每一个故事,都折射着时代之光的图谱。
 

    我们关注个人的命运沉浮。三代农民工,城乡两地间,成功与失败,升腾与坠落,生存与死亡。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命运的重大选择。
 

    那些被生活逼出来冒险的人,实现了人生三大目标:吃饱肚子,盖上房子,娶上媳妇。那些同样的城市垦荒者,命运分野悬殊得让人唏嘘,也许成功与失败之间仅仅多了一点运气的润滑剂。那些打工者新一代,城市是遥远的目标,农村在记忆中崩解,他们的命运,现在还晃荡于时代的时间轴线上。
 

    然而不可否定的是,当村庄命运被时代之风裹胁,当家族命运和时代命运相撞,当个人命运与时代命运相遇,都必然会激荡跳跃,淬炼出异样的光华,这既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光华,也是时代的光华。
 

    无论成与败,无论荣华与潦倒,都是时代珍贵的斑痕。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