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讯易媒-康讯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忧与爱

时间:2012-06-11 12:41来源:人人网 作者:沈杰群
或许你是爱自己的,同时这个二十年来最熟悉的人却令你忧心忡忡。 前天站在XX电视台大门口,看到一群大学生等在树下,大家都是来参加实习面试的。对于新闻传播类专业的学生而言,纯学术时光很短,实习近在眼前。看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想起一个老师的话:实习

       
        或许你是爱自己的,同时这个二十年来最熟悉的人却令你忧心忡忡。

        前天站在XX电视台大门口,看到一群大学生等在树下,大家都是来参加实习面试的。对于新闻传播类专业的学生而言,纯学术时光很短,实习近在眼前。看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想起一个老师的话:实习等价着实践经验指数上升,但也意味着内存储量消耗。而这两年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想过的问题,真的经得起往后日复一日无穷无尽的消磨吗?

        进大学后的这两年,你爱上虚拟社交网络孕育出的安静稳妥的“自由”,叫嚣青春在教室里腐烂却在键盘上发芽;你懒于或放弃发出自己的声音,期待有人站在前面振臂疾呼而你正好躲避在封闭自溺的小世界里心安理得;你雄心勃勃列下的书单因长期不兑现而渐渐转变为无意义的空白;你觉得生活好忙碌但其实是原地打转不曾产生位移。

        当曾经禁锢你的枷锁随着一场考试的终结而被丢弃整整两年,当你走过了大一什么都想要大二什么都想扔的螺旋楼梯,当你开始疲于奔命在期末压力和实习琐事的校园社会夹层之间,当你同时说着“高考加油”和“毕业快乐”却既不敢回望两年前也没胆展望两年后时……

        你是否突然发现,已经大二的你,如今对某个梦想的忧与爱,就好像微博“加关注”,它让你忧,只因为你是一枚深爱它的粉丝,而这一切其实都和它无关。单相思一般的情感,似乎缠住了对方,事实却缚住了自己。

        或许你是爱一座城市的,同时这座城市不断挑战着你忧伤的底线。

        八年前的夏天,和刚考上交大的姐姐一起逛外滩。在凭栏眺望对岸的陆家嘴时,遇见一个30岁出头的东北小伙子,容貌早已记不清,却记得他说的一句话:“打工不顺利,准备回老家了,走之前想再看看东方明珠。”他一定爱过这座城市,寄予过关于“安居乐业”的种种想象。最后,却只能够再看一眼那个标志性建筑,算是纪念自己曾经来过。

        周四看小组成员拍摄的电视新闻画面,是采访一群从小随为生计所迫的父母辗转各地的来沪务工子女。当问及喜不喜欢上海时,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们,对着镜头,异口同声大喊:“喜欢!”爱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真实:漂亮、好玩、有游乐场、有朋友……

        然后一个小男孩说:“妈妈说,如果我考不上当地中学,我就得回老家念书。”尽管这个男孩告诉我们他喜欢老家的新鲜空气,但如果一定得回去,他还是会非常舍不得上海,舍不得这里的朋友。

        外来务工子弟的户籍问题导致他们升学受到很大限制。这对那个小男孩来说或许意味着一场迟早要到来的离别。

        几次播放到这个镜头,我突然很害怕。

        这些孩子十年二十年后会成为怎样的大人?一份爱从小时候生根发芽,十年后定疯狂蔓延至难以轻易割舍的依恋。如果这座城市还是让他们失望了忧伤了,他们是否会怀疑,贯穿整整一个童年的爱恋原来是一个太过残酷现实的谎言。

         或许你是爱一个国度的,同时似乎离你梦想中的国土还过于遥远。

        这几年大家喜欢提“中国梦想”,比如《南方周末》举办过中国梦致敬盛典。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开始将目光投向一批理想主义造梦者队伍的出现、壮大。大家一边享受着微博赐予的空前参与感毫不吝惜自己的“政见”,但也一边疑惑着梦想的终点到底为何处。

        造梦者们的最终期待究竟是什么?我喜欢哲学家陈嘉映写过的一段话:“我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向一个目标狂奔,差别只在名次有先有后。我梦想的国土是一片原野,容得下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容得下什么都不干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

        社会真正得以进步,应该是各种梦想与奋斗平等共存的相互作用。而当前我们的社会还不具备如此宽容的平台。曾经读《中国的忧伤》一书,何怀宏教授以一种自我反省的尝试,对中国社会底线问题作深入的观察和思考时,我就想到,也许在当下,我们更应关注的不是“差距”有多大,而是社会的底线究竟有多低。

        因为现实的差距并不是最大的可悲之处。大多数人对改善贫富悬殊问题的理解往往停留在物质底线保障,却忽视了社会精神底线的提高,即我们应保持正确健康的心态。可以看到,当下很多人不愿相信理想和真诚的存在;而社会也不具备一个健全环境和氛围尊重平凡的奋斗。于个人,于社会,这种心态的失衡与偏颇最堪哀。

        这片土地的此时此刻,还是鼓动所有人用尽全身力气共同冲向一个方向。而如果当中的很多人慢慢失去坚持个人意志的勇气,放弃生存的独特性,那么很难想象究竟梦想还有何种可能令理想主义者们继续义无反顾前行,未来却是怎样一番充满希望却又暧昧不清。

 

        佛教中有句话: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无爱则无忧。这种说法固然高明,但未必聪明。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