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讯易媒-康讯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母亲包好了粽子

时间:2012-06-22 12:52来源:散文网 作者:千秋月
母亲打来电话,说是她在家里包好了粽子,让我回家取粽子;放下电话,母亲那亲切的笑容和白发跃上了脑海。
       母亲,我精神力量的源泉;我跋涉人生的故乡;我徘徊困惑时的北斗星;我困苦挫折时的安慰——一个目眸在脑海里的一个定格就足够了,就会使我坚强的向目标行进!
       母亲告诉我过,我年幼时走失过。我是这个家族里几代里没有女孩子的长女长孙女。我走失的那天,整个家族都出来寻找我,走遍了城市里的每一条街道和角落。还是母亲在离家不远的街道派出所里找到了我。当时的我,正在端着小碗吃饭。母亲看到了我,就想打我,我为她招来这样大的麻烦,她一定是又急又气。而不懂事的我,看到了母亲,笑眯眯的双手捧起小碗,要母亲也吃饭。母亲抱起我,我呀呀的喊着“妈妈”,又让母亲于心不忍,流泪了。我已经记不得母亲讲过多少次这件事情,也记不得自己每一次听了以后的感受是怎样;就说不上母亲流泪时是什么样子。却知道:儿女的故乡就在母亲的心怀里,母亲的心怀是每一个儿女永远走不出的故乡。
       母亲,一位农家女孩子;一位贫困人家的女孩子;是破屋破灶破窗破衣生活里的女孩子。还好,姥娘的思想进步,让几个孩子都在扫盲班里识了些字,总算是能看些书报;那时来说,这样着也是一种美好的生活了。母亲的美丽,被路经这里回家探亲的父亲看上;父亲生活在城市,有自己家里的生意。父亲是读私塾的男人。父亲娶了母亲,母亲进城了;不久,跟随父亲支援这个城市建设,来到了今天已经美丽如画的城市里。
       父母生养我们四个孩子,个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老人家知道了。
       母亲五十一岁那年,先后接到了我父亲和我大哥病重通知书。五十一岁的母亲雪白了头发,瘦削了美丽的脸庞。
       父亲去世的那天,小雪纷飞;病重的大哥,拖着极度虚弱的身子和我们一起安置父亲。那天,母亲一直扶持着躺着父亲的担架,和父亲说话:……你说,你这一辈子操心熬劳的,咋就没有一点儿福呢!你说,这日子刚说扒出点儿甜头,这日子眼看着一天好上一天,孩子们都鸟一样的扎上翅膀往外飞了;你说,我进了这家门,还没有过上安稳日子,你心里不好受,再熬上几年,有时间了好好的陪陪我,让我好好地享享清福。可你咋说走,就这样走了。你说说,你一辈子就憋屈自己,有苦有气自己忍,咋就得了这治不了的病,让我和孩子们心里都不好受!你走了,也不给我和孩子们交代一句话……走了,走了,不受罪了;看着你受罪,俺这心里也是难受。到了那边,照顾好自己。保佑这个家安安生生的。
       母亲忘不了粽子节;那是父亲的生日;父亲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那么样子,父亲是跟随着奶奶长大的。
       母亲一手好厨艺,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很多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会看着我们,念叨着岁月里经历的那事这事,神情里包含着无限的怜爱。一次,母亲说到我们上山下乡,说我们懂事,知道家里的艰难,总是在麦收秋收的时候,往家里带粮食。父亲笑呵呵地说:鸡蛋不是长在树上。那时候,我们都年轻,不懂得父亲的话里的含义。
        岁月匆匆,也无情,雕刻的人生,点悟了我们:努力自己,结自己的果实。
        母亲对我说:你记得你刚结婚的时候,你回来,我给你钱,让你买一套那时候流行的健美裤,那是你爸说给你买的,说你刚结婚,日子过得不容易。冰心说过:父爱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
       父亲,女儿仰望您!女儿在仰望您中,被您高高举起,您的双手是女儿的家园。
粽子正飘香,父亲,女儿告诉您老人家,我的母亲身体健康!我还是孩子在我的母亲怀抱里幸福着!
大哥也走了……一百天的时间,母亲送走了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大儿子。母亲没有在我的面前流泪。我只看到母亲红肿的眼睛。总是说:你大哥跟着我这个娘,没有享一天福;有你大哥的时候,正赶上大跃进,你爸和我都忙,顾不上你大哥;你大哥在托儿所哭得嗓子都发炎了;没办法,你爸回老家,把恁老娘接来照看你大哥;恁老娘的这一来就是十来多年;你们几个都是在恁老娘的被窝里长大的。你们几个长这么大,我没有打过你们;总是想着你们跟着我这个娘,吃不好穿不好的,够委屈你们了,咋也不忍心打你们。就唯有一次,还是你和你大哥小时候,恁姥娘要回老家有要紧事;买好了汽车票;眼看都要发车了,你和你大哥拉着恁姥娘不让上车。我也是着急了,还是轻轻的踢了你大哥一脚。就这一脚,恁姥娘跟我吵了一架,最后,恁姥娘带着你大哥回了老家。从那以后,我一想起来踢了你哥这一脚,心里就是刀割一样。
       母亲:广阔的天空,让儿女飞翔,
       母亲:香暖的春风,让儿女茁壮成长。
       母亲:弯弯的河水,让儿女幸福滋润。
       ……
       大哥,你是母亲的心痛,也是妹妹的永远的怀念……记不得我是十几岁的那年夏天,父母带着年幼的弟弟回了老家,留下你和我在家里。我们家住的平房,地势低洼,一遇大雨,就会水漫进屋里的。那个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我醒来的时候,大哥你坐在屋门前,望着门外的积水,你脚下是半尺高的泥沙,门外汪汪的积水欲欲要冲进来,你不断的把泥沙隆高再隆高……哥哥,你一夜未眠,我坐在你的身边,你看着我,你是妹妹我的依靠! (责任编辑:枫痕泪)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